白府右京

这里右京,喜欢的文就写长评w
脑洞聚居地,直接叫我右京或京子就好w
微博@白府右京

快乐也不过如此辽!
终于在自己生日之前搞完了x算是祝自己生日快乐吧!没有什么特别贵的谷子还很寒酸的只有一点点/安详去世     但是真的想说一句妈妈爱你们!未来的一年里也会为了你们而更加努力的!
老直男的真的尽力调滤镜orz虽然还是很丑/安详

代亲友发✔
求各位太太给她提提意见!!!
谢谢各位!

突然发现我放假一个月就写完了一篇文发出来.......以后争取日更!

【刀乱末日企划 太鼓钟贞宗线】楔子 街巷的猎豹

是个一年的拖稿......


ooc严重




 天阴沉沉的尽显风雨欲来之势。行人快速走着,没有人注意到天气的异常,偶然有人抬头望天,也快速低下头看着手中的终端或加快行器的速度。远处灰暗的天空闪烁着许久未见的诡异光斑。



   驻守在军队中的一名士兵,靠近窗户,隔着附有一层薄灰的窗户向外看去,似乎发现了天空的异样,眯起眼睛,远处的光斑依旧在闪烁着,但那也只是一瞬,身后传来的声音使她不得不快速转身坐好。



  开门后进来一群身穿墨绿色军装的军人,为首的是一个中年男子,稍微有些发福,能看得出来头上的发际线也在渐渐后退。中年男人走到首座坐定,其他人也快速依军衔依次入座。此前在会议室中的士兵训练有素的起身行军礼,得到首座人的首肯后重新入座。



  首座右侧首的人打开手提电脑,左侧的投影也同时开启,投影幕上出现国立博物馆的图片,看到接着出现的几张图片后,在座的人皆是眉头一皱。右首的人开口道:“众所周知本周伊达家的传家爱刀太鼓钟贞宗正在国立博物馆展出。但不幸的是,一队暴徒正在进行突击性抢夺,其正处在特派小队的监视中,但因其持最先进武器,无力将其制服,暴徒即将突破监视。已紧急疏散周围无关人员。完毕。”



  首座的人微微颔首示意道:“具体情况已发至个人的终端,相信诸位也已了解,情况紧急,希望与会的诸位能尽快商讨出解决的方案。”话音刚落下座便出现小声商讨的声音。不一会,商讨声停下,都朝着首座的人看去。



   “下官请求前去镇压暴徒。”一直坐在末位未言语的人突然站起说道。安静了几秒后,首座上传来声音;“那就由莉茉下尉率领尖刀小队镇压暴徒,其他人有无异议?”



“下官等毫无异议。”整齐的声音接上,接着是整齐划一的起立左手托军帽,“祝君武运兴隆。”莉茉同样回礼后,首座人道:“散会。”如同他们来时那样鱼贯而出。



莉茉再次行军礼,目送着众人离开,接着副官连忙走上前弯腰问道:“下尉请问有何指示?”



莉茉站起后看了副官一眼:“出动尖刀小队,进行镇压暴徒夺回宝刀作战。”副官跟莉茉对视后发现莉茉的眸子依然变成亮黄色,犹如点燃的明灯,不禁打了个寒战。



车窗外的军营的景象不断向后倒退,莉茉的心砰砰跳的飞快。有多久没有上过战场闻过鲜血的味道了?好像已经很久了啊,像这么莽撞的就出征也不符合一贯做法啊,怪不得那个老头子的下巴都快惊掉了。今天也是奇怪啊,居然这么简简单单就来了。不应该优先上边吗……仿佛已经闻到硝烟味儿,或者鲜血的腥味令人作呕却又令人心旷人怡。莉茉甩甩头把杂念都甩出去,从军装上衣口袋中掏出软布细心的擦拭着那杆常用的步枪。



车在距博物馆五百米处就停下了,莉茉小心的带上通讯设备吩咐副官通知尖刀小队,一切听从她的指挥不得有任何异议。说完便背着那杆步枪下了车。副官连忙向尖刀小队传达命令后也跟着快速下车。



莉茉面无表情的启动飞行器,快速升高将自己定位在一个恰好可以俯视全部作战场地的高度。“看来情况比想象的还要糟糕啊……”在军部发至的地图上应该有更多可以作为遮蔽的住房,但现场只剩了一片废墟,“真不明白为一个老古董要动这么大干戈。”莉茉暗想。



莉茉下意识按住耳部的通讯器:“各部准备听我命令,狙击2点、3点、6点、9点处高地占领;侦查上升至与我同一高度,有情况及时汇报;突击留至车上待命。Over.”



“发现目标!正门处!”莉茉刚部署完毕就有侦查大声喊了出来。莉茉不禁一喜,看来这伙暴徒跟预计的一样,来之前还在犹豫是否会迟到,赶不上这难得的机会,现在看来一点也不晚,恰是时候!



莉茉边向前门处飞边道:“突击沿最近行进路线至正门,注意遮挡物减少。Over.”



莉茉飞至正门却发现几个人都是紧贴着博物馆的玻璃门站着,过了十几秒还没有要出来的动作,莉茉心下一顿以为被发现了连忙用望远镜观察,却发现几人都是眼睛瞪得浑圆,表情狰狞,像是死了的样子,但从外面并无法看出有打斗的痕迹。莉茉瞄准一人的额头毫不犹豫的开了一枪,子弹穿透了那人的头额,应声倒地,其他人却还是一样的动作一样的表情,极像是死了的。



莉茉觉得不对劲立即道:“突击,有异变,暂缓行动。狙击紧盯馆外外情况如有特殊可随时开枪。Over.”



     莉茉邑薰说完降至地面独自一人前往未知的战场。




司书就任一周年想说的话


没有任何逻辑



   去年的今天6.18经朋友介绍供,我正式通过了考核。成为帝国图书馆的一员,成为一名光荣的司书,从此我就踏上了一条光明的康庄大道。【播音腔】



   其实...以上大部分都是......假的.........



   当然,除了日期。



    文炼是我很早就知道,想入一直没入的坑,时间比文野要早得多,但入坑时间要比晚得多。文野我中考之前就三刷了,文炼我中考过后两天才开始玩游戏。(中考之前下过一次,不知道为什么打不开,当时时间比较紧张就没再试,就一直拖到了中考之后)



   因为在入两坑之前芥川和敦的好感度在我心里就已经快max,在我眼里芥川老师就是风度翩翩的绅士,敦就是文弱的文人形象(没有贬低敦的意思就只是把敦在我心中的形象说下x)。所以看到文野里天天追着太宰喊“太宰先生”的芥川和感觉没什么不对就是喜欢不起来的敦,我就有点接受无能。(还有谷崎先生和芥川大老师的关系,没记错的话谷崎先生和芥川大老师的关系应该特别好。如果芥和太的位置倒了过来,太中没变的话。那谷崎先生和芥川大老师的关系要么倒过来要么维持原状,可是两人在文野剧组里基本处于无交集状态,更加接受无能了)



   但是文炼中每个人的形象却基本符合我心中对各位先生的印象,也有很还原的文豪书信和关系。不管怎么说各方面给我的感觉都非常良好!




     关于产粮,我一直都是个很不服责任的文手,16年的坑到现在都没填完,入文炼一年,我就产出两篇太芥。入坑一年,没有太太一月产的多。而且如果在“文豪与炼金术师”这个tag底下随便看看,估计不用评比也知道写得最烂的谁——肯定是我。短小不说,废话还特别多,文笔估计最多幼儿园水平,而且还巨能拖,芥川大老师3.1的生日我硬是拖到了4月底。我真诚的对文炼坑的各位太太道歉,对不起我拉低了平均水准,对不起我拉低了平均字数,对不起我没能写出心里美好的他们,真的非常抱歉。不仅产的粮少还特洁癖除了芥太、表里敦什么也不吃......间接导致了粮的产粮更少了......(为自己产粮强行找理由咳咳)




   同样,我也是个不负责任的非洲司书,入坑一年玩过文炼的次数屈指可数,9月开学之后除了寒假肝过几次就没再肝过,入坑一年本命还没肝出来的估计只有我了。对游戏里的各位先生道歉,真的对不起【土下座】以后的希望手机能给力能打开游戏不至于每次都得用电脑,趁暑假多肝点(最少把芥川大老师肝出来【喂!别的先生也要肝!】)




    再来吹吹圈里的各位太太,真的要吹爆他们!!!没有浮躁的文风,每篇文就像是陈年老酒,没有单纯的只想让cp结婚,而是有内涵有铺垫,觉得他们是水到渠成,没有突兀感,不管是感情还是画面都恰到好处。不论是文还是画质量都非常高,圈子的包容性也很高,这是让我最喜欢的地方。



   不管怎么样,希望在以后的日子仍能有你们相伴。能认识各位真是太棒了!



白右京
2018.6.13
(其实到18才是一周年,但我明天就要回学校所以提前发了)

这卷子真的没法盲狙了啊......

还是写全职吧......让刀子精建设社会主义我还没这么丧心病狂......

明天高考,我盲狙一下山东的考题吧(山东今年还考全国卷?x)...我不能保证会出现哪对冷cp,尽量控制在温带范围,限制刀男,文炼的气场我真撑不起来x
(废话真多...x)

【海×初恋】尘封的夏日回忆

求求各位太太给我提提意见吧啊啊啊啊,想给海尼当做七月到来的月贺,结果越写越不满意,人生第一次卡文就献给海尼了.......x
假装是个试阅吧x全文七月一号我肯定能码玩发出来,嗯,赌上写手的尊严这次不拖了x
求各位一定给我点建议啊啊啊啊啊啊【土下座
私心占了一下隼的tag致歉
祝各位六一娃娃节快乐w


    虽说已经五月了,却不过是刚开始而已,一场小雨却把刚刚溢出夏日感觉的天气浇得一干二净,只有气温还在昭示着夏日将至。还留有昨天余热的天气里泛着丝丝寒意,窗户上竟起了雾气。楼梯口处一个女孩子正在墙角打着电话,看起来很是焦虑。
   


   霜月隼和文月海从三楼的工作室里走出来,走在前面的海打开门。袖子挽在胳膊肘上,刚开门显然不适应室内外的温差,险些被寒气逼得后退。海放下袖子随口说道:“夏天什么时候能到啊。”



   隼安抚似的拍拍的海的肩膀说道:“已经五月份很快啦!明天夏天肯定会开始的!”海对魔王大人一直很相信,既然隼说明天夏天回来,那就真的回来。

    跟隼一起根本没法乘电梯,幸好三楼也不算特别高,海将双手垫在脑后迈开长腿走下楼梯。隼深知老友不喜欢这种冷湿的天气,每次这种天气脾气也不怎么好,一向温柔的他在这时甚至可以称得上是暴躁,所以也知趣的安静的走在一旁,没再说什么。但隼不知道海总是在这种天气里烦躁的真正愿意,只是单纯以为不喜欢以至于心情不爽。



   所幸工作地点离月寮不是很远,两人步行五分钟就能回去,有隼在不用担心被粉丝认出,也没打车就这么步行回去。树上的叶子落在路上小小的水坑中泛起圈圈波纹,小水坑一时难以平静下来。



   回到公寓隼难得体贴海一下,虽然没有什么恶意但还是成功的把海吓到了。海和隼在海房间门口互道晚安后各自回房间休息。


   海是运动型男生,房间却意外的是传统的和式套间,房间内的温度跟室外完全像是两个世界。海随意的蹬下鞋子,没摆好就凌乱的堆在门口。拽下外套挂在门口的衣架上,一屁股坐在榻榻米上望着窗外出神。


   她就是在这种烦人的天气里离开的啊......



    「さよなら」(再见)



   夜晚的烟花格外炫目耀眼,面对她的侧脸......

   

     在拉锯了87分钟后海终于射入一球,比赛最终的结局也定格在1:0。虽然只是和临校的友谊赛,不是什么大比赛但胜利总是令人激动。队友和拥上来和海抱成一团,大声的喊着。都没有在意远处看球的观众。


   
     “你看!田中君是不是超级帅!①刚刚守住一球真的太帅了!”女友在叽叽喳喳的说着刚刚哪场足球比赛。晶子却似乎完全没听进去,只是似乎是盯着场上抱成一团的所有男生,又似乎像只是盯着中心,过了片刻像是自顾自的问了一句:“刚刚那个踢进球的人是谁?”


   女友显然没有关注到点上激动不已的回答道:“啊!是前锋吗?”
 



   晶子摇摇头说道:“你知道我不懂这些的。”



    女友扁扁嘴说:“是文月君啦!让你多了解一下你肯定没听!”
  



    晶子避开某些话题又问道:“是学生会的文月海君吗?”



    女友点头说:“是啊!哦!对!你也是学生会的!他近看是不是更加帅气!听说人还特别温柔!”


   晶子继续摇头回答:“我是属于主席团成员,主管学习方面。而文月君是体育部部长,我跟文月君基本没什么交集。”

   

女友听罢哀嚎道:“啊!我怎么就忘了呢!我这脑子!好可惜啊!好想让你帮我偷拍几张海尼的照片来着!”②



   晶子似是不解道:“海尼?”



   女友解释:“因为他太温柔了!低年纪的女生都喊他‘海尼’我也就跟着一块喊了!”


    晶子笑笑目光却又回到了赛场上哪个正跟对手鞠躬的茶色头发的大男孩身上。


   比赛后没几天,晶子刚说完主席团和体育部没什么交集,校庆就来了。


   上学的学校是所百年名校,有了长时间的历史,校庆也不年年都办,二十多年才能轮得上一次,一办必是盛大。能在在校期间参加一次校庆,称得上是十分幸运。如果能办好,在学校历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也是十分风光的一件事。无论是学生会的还是个个学生社团的都卯足了劲想要做好。


   晶子所在的主席团没有什么实质性需要承办的活动,但却需要辅助个个团体办好,当润滑油,哪里需要就在哪里顶上。也不知道是主席睡懵了还是临时起意亦或是恶趣味爆发更或三者都有,把日常负责学习和审计的晶子指派去协助体育组的工作。




   晶子接到通知没有说什么,应声答应下,低下头垂着眼眸看出不出她在想什么,不过以她的性格确实也不会多要求些什么。



   虽说羽多野家的大小姐羽多野晶子抓学习和审核一把好手,让她去管体育也是抓瞎,但事以至此多说无益最多只能和秘书大眼瞪小眼,只得带着秘书去了体育馆。



   体育馆里排球队和篮球队正在训练虽然算不得人声鼎沸,但也是吵吵闹闹的,当空荡荡的高处观众席上出现有些格格不入的一身和服的晶子和秘书时,体育馆里奇迹般的安静了几秒钟,而后像炸开了锅。晶子被无数体育部的男生奉为女神,女神出现观众席上看自己打比赛谁能不激动?




   晶子有些不解,忍不住皱了皱眉,让秘书记下了些什么。没过几分钟排球部的部长,就领着几个部员上了观众席跟晶子打招呼:“羽多野部长......下午......好!来......来......体育馆是有什么事吗?”


    见排球队的队长跟晶子打招呼都紧张成这样,站在晶子旁边的秘书“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接着挨了排球队众人的一记眼刀。晶子摇摇头说道:“没什么事,这次校庆我负责体育组的相关事宜。”


   排球队长隐约猜到一点,被女神亲自证实忍不住在心里给自己比了个“v”颤抖的说道:“那......那......那您可有的忙的......了......”


   晶子点点头说道:“是啊。你见我紧张吗?”



   排球队长回道:“有.......有点......”


    晶子安抚道:“见我不用紧张,有事慢慢说就行。”



    排球队长依旧激动:“好.......好的!”


    晶子点点头问道:“可以帮我把体育馆的体育队集合起来吗?谢谢了!”







①本来打算除了海隼和海前女友都不出现名字的,但是这里没有名字显然很奇怪x叫田中纯粹是因为个人的恶趣味,出自《田中君总是如此慵懒》男主角田中



②海尼是音译,准确来说是“海哥”。但是我平时都是叫海尼突然改成海哥十分不适应,所以全用了海尼



关于前女友的名字并不是暗示我自己(虽然我叫羽多野京子x)叫晶子是因为我在想海尼前女友是不知道为什么文野剧组的与谢野晶子小姐姐就在脑海里挥之不去,于是就干脆叫了晶子......姓羽多野也是个人的恶趣味x海尼的cv是羽多野涉,于是干脆就让晶子小姐姐姓了羽多野.......x


   关于为什么在文里没有晶子的容貌和神态描写是因为我完全脑补不出来.......在我的心里海尼前女友就是月歌第五集里的形象,没有脸......脸上全是黑......所以请自行脑补我尽力了orz



求各位给我提点建议啊啊啊啊啊啊

关于我眼中的sada


    没有逻辑,碎碎念扔最后了,支持理智讨论,婉拒撕,各位五一快乐!



    含微量刀舞独眼龙的剧透介意慎。
    结尾处含微量sada和自己闺女的关系,不喜可看完前半部分直接点×


 
   基友跟我在私下里讨论过我写的sada是不是大量ooc甚至可以说是跟他认识的完全不是一振刀。我个人的观点是“有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每个人解读的sada都不一样。可能你觉得xxx是个活泼少女,我可能觉得她就是个ky(请勿对号入座,仅举个栗子)。



  对于sada也是一样。基友从游戏语音和后期的舞台剧后期花丸二中觉得,sada是个活泼开朗善于超热气氛善解人意热爱生活的热衷跟鹤搞事的无敌可爱的伊达组的大宝贝【←请一口气读下来】



   但!是!



   我从伊达组7图的回想和内番里听出了不同的东西【就是瞎想x】比如:sada要闹腾,眯酱说:要跟大家好好相处才行,sada马上就安静下来。但是跟咖喱却并没有这么听话,甚至已经跟鹤开始搞事了。



   独眼龙里sada和咪的对话差不多如下(日语渣翻译的可以说是十分不准了)
sada:看来这里有各种各样的刀呢!
咪:大家都是重要的同伴,sada酱你也是其中之一啊!
sada:当然啦!炒热气氛就好了吧!
咪:那靠你了!
sada:虽然是田里活但我可不会手软的!
二人碰拳。



  疑点就出来了,为什么咪一直在跟sada强调要跟大家好好相处,大家都是同伴?游戏里也是,从回想到内番咪一直在强调大家是伙伴好好相处。但是咪从未跟鹤说过要跟别人好好相处之类的话(虽然我觉得鹤比sada还能闹腾x),也跟咖喱也说过但频率远远不及sada。从表面上看就sada个咖喱的性格而言,咖喱才是最需要强调要跟大家好好相处、大家都是同伴的人。但是跟sada说过的次数最多这说明了什么问题?



   我们不妨来推测一下,为什么咪一直跟sada强调。
1.咪闲得无聊瞎操心
2.咪知道sada有无法跟大家好好相处,并且不认可同伴。
那引出了另一个问题:为什么只有咪在强调,而鹤和咖喱基本没提过?
1.鹤和咖喱懒得管闲事
2.知道说也没用,干脆不说



  先来看第一个问题1.咪作为伊达组的妈妈管教孩子是肯定的,但咪也不会闲得一直强调一个没必要的问题,所以显然不成立
2.可能明显比1大,咪和sada相识多年,彼此知根知底,sada是什么脾气咪最清楚不过,咪知道sada可能无法跟大家好好相处,并且不认可同伴。



所以不妨再做一个假设sada开始时这样,但经历的一些事之后渐渐开始跟大家好好相处、认可同伴。咪很有可能就是sada转折中的重要人物,因此sada对咪的依赖程度会高于鹤和咖喱。



  在来看第二个问题1.或许因为咖喱自身性格的问题不会管sada能不能融入集体照,但是鹤肯定会管,所以不成立
2.如果知道自己说的话没有什么作用,更何况还有一个能劝得动的人在,谁会一遍又一遍的做着无用功。显然2的可能性也比1大



  综上,假设的问题也出现结果了,咪是使sada转折的重要人物,所以他能劝得动sada,鹤咖喱则更倾向于老友。贞咖喱可是光///////着////////身///////子在一个盒子里躺了三百多年,(忍不住又要提“春二番”和“春三番”①)sada鹤的性格接近,一个喜欢热闹一个热衷搞事,就算二人认识的时间不长,两人应该能很快熟悉起来。



关于上面提到的转折我会单独写一篇文来讲(于是乎又挖了个坑的某人)在这里就不多说了。



   我眼中的伊达组食物链大概是这样的:sada→咪→咖喱→鹤。咪是伊达组亲娘地位自然不言而喻,sada团宠咪的掌中宝心头肉式的存在。咖喱鹤看二人内番和回想,咖喱经常把鹤堵的说不出话来所以个人认为鹤在伊达组是食物链的低端。



综上所述,在我心里的sada应该是这样的:狂帅无敌吊炸天表面可爱温柔大方小正太实则桀骜不驯伊达组小皇帝太鼓钟贞宗!(←也请一口气念下来x)



(纯sada的部分已经结束,不想继续看的可以点×了)






   有人肯定会问了,你自己都说了sada都经过咪改造,那为什么在你的文里sada还是一副跟咖喱差不多孤狼式的作风?



   原因很简单:因为咪不在啊!



   咪不在了还会有人能劝得住他吗?答案应该是否定的。



   sada和莉茉的关系应该是始与意外,终于亲情。两人的性格比起恋人更适合做兄妹或者敌人。莉茉的性格太古怪(我自己也把握不好,时常感觉不是心中想的样子,估计原创角色写崩我也是头一份了【笑】)sada在没有咪的情况下太肆意,两人都不会在意对方的感受,最后走向散伙也说不准。莉茉最开始只是把sada当做保命和战斗的武器,sada也仅仅把莉茉当做他刃生中的一个普通主人,不会太过在意。



   sada刚显形时对莉茉还是有一丢丢好感的,但是随着莉茉对他的态度,的好感瞬间清零,过了很久才刷回来(情人节篇时好感已经刷回来了,文章地址扔评论里了)。反观莉茉对sada的态度一直很明朗,日常:你怎么这么废,这么没有文化还这么嚣张......战斗:嗯,感觉好像还有点用。虽然嘴上没有否认是sada的妹妹 但是心里从来没用承认过是。最后才从心里接纳了sada是自己哥哥的事实,也习惯了sada的存在。(好像...又剧透了...)



   大概就是以上,想说的都说完了x



   最后宣布一下主权...sada是我的x莉茉只有我能上x(什么玩意儿)



【本来应该在最前面的碎碎念】   sada和大包平可以说是刀男开服以来放的两大卫星。sada于16年11正式实装(来源百度百科,我已经忘了啥时候实装的了x),刚实装时,基本上我认识的所有婶都表演过原地爆炸和炸成烟花。我个咸鱼也不例外,然后为了让自家老母【此处对不适的咪厨致以歉意】早日见到心心念念的sada,于是就带着清光可劲肝,终于......在我的发际线突破新高时我的本丸迎来了第一振sada!!!【←此处插入狂喜乱舞jpg.】然后就成功的成了sada酱的小迷妹!自此和自家老母【再次致以歉意】成了sada吹!日课多了一个吹sada!






①伊达家以季节定番号,sada是春天到的第二把刀所以在伊达家的番号是“春二番”,而咖喱是春天到的第三把刀所以番号是“春三番”。忘记那本书上记载过,春二和春三曾装在一个盒子里差不多三百年的时间。(有兴趣可自行百度)

可以问一下圈里太太们的看法吗?
占tag致歉
图上内容来自杂志《Vista看天下》
如有不妥可以联系我删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