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府右京

这里右京,喜欢的文就写长评w
脑洞聚居地,直接叫我右京或京子就好w
微博@白府右京

学长你也打荣耀?(上)

私设如山
ooc严重
小学生文笔
自带吐槽
自割腿肉
校园paro
学长你也打荣耀?!
冷cp张江:张新杰×江波涛
     初春,二月晚,江波涛奋力的蹬着他的“小蓝”——一辆蓝色的山地车——一路欢快的奔腾在路上。昨天晚上下了一夜的雪,今天早上起床的时候发现路面被冰雪覆盖了厚厚的一层,车压过的地方基本成了冰,一脚冰一脚雪的异常难走。然而祸不单行,昨晚因为熬夜打荣耀起床晚了!连早饭都没来的急吃就匆匆的骑着车子走了。
     一路急赶到了校门口,看到风纪委查迟到的人时江波涛心里不禁“咯噔”一下,今天周一查迟到的是风纪委不是学生会!学生会的外交部副部长顿时泪目,他怎么就这么蠢忘了周一风纪委查迟到。但是还是心存侥幸的想着:如果是小学妹查说不定就可以借着天气蒙混过关。但是看清楚风纪委的人后江波涛彻底丧失了一切心存的侥幸,今天检查的是风纪委的副部长大人——张新杰。想要在他的检查下逃脱恐怕要比风纪委的部长更难,张新杰是出了名的严谨,似乎在他的世界里不存在什么意外的发生,天气不能当做意外和迟到的借口。江波涛觉得蒙混过关无望只得老老实实的排着队等着被检查,看着前面的难兄难弟无论怎样费口舌满嘴跑火车解释迟到的原因,张新杰还是一丝不苟的记下名字和迟到原因走,江波涛顿时感觉人生一阵灰暗。
     睡得晚,起得早,等队排到江波涛的时候,江波涛已经快困得睁不开眼了,也没多解释什么是无精打采的说道:“高一三班江波涛。”“迟到原因?”“熬夜打荣耀睡晚了。”张新杰抬起头看了看江波涛眼神有些复杂推了一下眼镜说:“午休的时候你来风纪委的办公室一趟。”说完向前走了走示意下一个人开始。这下轮到江波涛石化了,他他他干了什么!因为太困不小心说出了真心话!这下子江波涛睡意全无,有气无力的走向教室,盘算着张新杰让他去风纪委办公室的原因。
     一上午江波涛都在思考这个问题,但是并没有得出什么实质性的结论。张新杰把他叫过去为了叮嘱他好好学习别沉迷游戏?还是他也打荣耀把他叫过去来两把?江波涛被自己乱七八糟的想法惊的心绪不宁,反而是因为太大的脑洞导致没好好听课被班主任说了一通。
     中午草草的吃完午饭,江波涛就往风纪委办公室走,可是到了门口又迟疑了。要是张新杰把他叫过来就是为了教育一番,那真的生不如死。但又觉得张新杰又不是内种性格,于是抱着伸头一刀缩头一刀自暴自弃的想法推开了风纪委办公室的门。江波涛推门进去时张新杰已经在沙发上坐着等他了。
     见他进来张新杰起身对他打招呼:“小江啊,来了?”江波涛回答道:“我来了。”张新杰让江波涛也坐在沙发上说:“小江啊你也打荣耀?”江波涛连忙回答道:“对对对,难道您也打荣耀?”张新杰笑了笑,眼角向下弯了些:“是啊,我也玩。”江波涛的内心犹如万千匹草泥马奔过,暗中想到:没想到感觉张新杰这么严谨的学霸也会打荣耀。(严谨跟玩不玩游戏有什么关系啊喂)虽然内心波澜壮阔但是表面还是波澜不惊问到:“您是什么职业啊?”张新杰回答得很干脆:“牧师。”说完想了想有补充到:“小江你别用敬语听着怪怪的,你玩什么职业啊?玩多久了?”说完摸了摸江波涛的头,眼底带着笑意。江波涛觉得他内心的草泥马又多了几千匹:我们什么时候这么熟了啊喂!谁让你摸我头了!但是江波涛依旧是敢怒不敢言回答道:“牧师挺好的,我有两个号,一个剑客一个魔剑士,我更喜欢用魔剑士。玩了...唔...大概一年半多了吧,大号魔剑士在一区小号剑客在二区,话说您在几区啊?”
     “我啊,也是在一二区都有账号呢。”张新杰的话又一次惊到江波涛了。

你好,这里右京,有幸识你。正儿八经的雷霆厨,肖厨,别问我第一次在lot上发文为什么发张江x自我放飞产物不喜无喷x感谢指教w每条评论都会认真看的w不要吝惜你的红心蓝手快点向我砸过来吧,感谢看到这里的你,阿里嘎多w

评论(2)

热度(10)